初春,冷清渐去,坐在一杯茶中,倒影昔年,还有些许停留的缠绕,淡淡的,轻轻地,萦绕着,回味去了,却浓意深陷,那一抹念着的味道,是散落在时光中的花冢,湮灭在哪里,都是一季春的等待。 ...
文/枫香丹墨 梦里梦外的烟花三月,不用研墨书写,不用水彩添色,便是一幅幅天然来雕饰的极美的画卷.画中有山清水秀,垂柳摇曳,花开碟舞,小桥流水。 ...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