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听见喜鹊,在女贞树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仿佛是在召开群众大会。 我望了望窗外,楼下那几棵女贞树上果然还有几只灰喜鹊飞来飞去,我数了数,大约有七八只吧。我心里悠然升起一阵小欢喜。 ...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