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过滴答的瓦片声,倾听过沙沙的树叶声,我总觉得那是我听过最动听的声音,因为那时世间一切在洗礼的声音,成长前的鸣叫。

是雨声,我说的。

雨是有声音的,是可以触动心灵的声音,只是年幼的时候没有安静地去听。于是在后来,我独自学会去聆听雨的声音,雨借着安静流淌的河流、翩翩起舞树叶或者是那记载岁月的流逝的瓦片,震动出低沉稳重或者急促狂躁。

年幼的时候,我喜欢在雨半夜听雨。在雨中醒来,又在雨中睡去,但我的双耳,我的内心,都被这声音填满了,都变得丰盈了。

少年的时候,睡眠中很少再醒来听雨了,是不是兴致随时间的流逝而改变,我不想知道,但我知道,我的喜欢听雨。

时光荏苒,四季变化,内心依旧喜欢听雨。

连续下着雨的夜晚,雨一阵接着一阵地下,变化着,就像交响乐之中的钢琴,跌宕起伏,在这黑暗的夜中狂弹一曲。

我很兴奋,也不恐慌,但却是好奇着,因为突然有种想在雨中漫步或者是狂奔更或者是静坐,是不是外界操控着我?后来,想到了,我们的生命离不开水源,每一个细胞里都对水有着无法摆脱的依赖性和储存着对水的情节和记忆。然而雨是来自上天的水,人最初也是依靠这上天的给予而存活下来,而在这特定的场合时间,雨让我的记忆像蛾一样,电光火石之间,破茧而出,来的让我措手不及。

记忆在心底瞬间油然而生,所以我决定在雨中不打伞漫步一次。

雨来自天空,它在空中变成倾斜的线条,应该是一个狂热的画家,他不喜欢一成不变的东西,总想改变事物的模样,把它画成这样吧!让雨不会安静地落下来,但它会其他一切变得安静,冰凉的的雨点在头发上和脸上胡乱地拍,雨中视线更模糊了,可能是雨的到来,黑夜变得更黑了,黑得能慢慢吞没路人的身影,淹没村庄的轮廓,黑得连平常陌生人走过就会吠的狗,在此时都没有叫出来,可见这黑是多么可怕。街灯本是昏黄色的,现在变得更昏了,原本硬邦邦的水泥路面,变得柔软,脚踩在路上,雨水在脚底和路面中间,就像咬夹心面包一样,趁着不注意,溢出来。

雨,给我一体两面的感觉。

下雨时,我更不想说话。

在雨中说话,话语难以表达,不能完整清晰地传达出来。

因为直白的话语,耿直的态度,赤心的对待,最后换的是刺心的痛。

所以我想让一切该说的和不该说的,都在雨中,随着雨滴的落下而消失。

用纯净的心,感激这轮雨的给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