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能永如初见,爱定是流淌心间潺潺不息的清泉;季节在时光的流变中交替,我在梦的最深处想念。又是一季冷秋,花朵与清风作最后一夜缠绵,在绿色褪尽的枝头开出一团孤绝的火焰。我站在时光的岸边,目送你渐行渐远,劲风过处,落英如雨,乱红满天……

韶华倾付,流年渐成斑驳的光影。清风停息,尘埃落定;日落黄昏,绰绰月影,在静寂中浅歌一阕水墨走湿的情怀,掬起碎若晶莹的梦境,告诉自己:我已不再年轻。

渐渐习惯了柴米油盐的凡尘生活,渐渐习惯了没有问候的清晨日暮,渐渐习惯了一个人的孤单。原来对于一个人而言,最难做到的只是习惯。于是开始变得淡泊,不再热衷那些童话故事里的唯美邂逅,不再憧憬那些生命里的繁荣,说服自己的心学会洞穿沧桑,从此波澜不惊。

终于学会了成熟。原来所谓的成熟,就是学会假装–假装记忆力已消退,假装关于前尘往事一点一滴都记不起,假装任何人和事都激不起心底涟漪,假装与某个人重归陌生……

曾经年轻,在锦瑟年华里遇见一场璀璨烟花;曾经在心间筑起富丽堂皇的爱情殿堂,蓦然间,楼兰的宫殿訇然倒塌,梦想中的繁华只剩下满目的苍凉。将一颗飞扬的心归于岑寂,将爱的碎片掩埋,思念的废墟再无迹可寻,不动声色间,时光微凉。在青春与遗失之间,我选择了回忆,铭记着那一场盛世烟花无与伦比的绽放。立于光阴的岸,驻足,徘徊,爱情在岁月里绵延不绝的回响。翻阅彼时有你的时光,舀一瓢如水月光,守着温凉,不去在意季节轮回,不去在意寒来暑往,不去醉吟梦里相思长。

往后的岁月,我能预见得到属于我的苍茫,而心却不再迷惘,只因我可以在爱情里甜睡,收获一世美梦的安详。水阔山遥,距离一如既往的漫长,阒静的夜里,我能听得见花开花落的声响。

终于明悟:相恋是一季芳菲,每一瓣都是欢颜在绽放,而花事终究敌不过时光。爱情的最后,若未能步入尘世烟火,若不能柴米油盐地共同度过,那么,且将那流星般稍纵即逝的光芒定格在记忆里,又何须遗恨心间,更何须江湖相忘?

世上本没有地老天荒,一眼万年的爱情也只是烟花绽放一场。定格,是爱情最好的落幕。

曾经的岁月,茵陈如酒,伴着一弯瘦瘦的月,伴着一纸瘦瘦的想念,令指间的光阴蘸满浓香。那一场盛世烟花的光华,煦养我一生的时光。

温一壶月光,饮尽千年的惆怅,诗情在心中酝成佳酿,将思你念你的句子吟咏出唐诗宋词的韵香。始终记得经年花开的瞬间,相思辗转的岁月抛在身后,点间的距离越来越长,都说遗忘可以腐蚀时光,但真正的爱情,必定与生命等长。(文/陌上晓寒轻)